件事係姐姐一返工已經好唔主動,一到埗我同長老二人帶佢去洗衣店,等咗洗+乾衣,兩小時,店內有兩個位,期間幾次也要我開口她才讓位給老人家坐。第二日,我叫佢抹雪櫃門,佢只抹平面,我叫佢話仲有好多汚漬未抹,要翻抹,佢立刻黑面用印尼文講一堆嘢然後衝進房間閉門拒絕出來工作及溝通; 自返工第二日起全程黑面,從不肯跟時間表工作,不肯抹全屋地,每次只抹數小塊階磚,對住人及煮餸狂咳嗽不肯帶口罩,自把自為九時入房閉門未做好工作也死不出來,全程躲入廚房因為廚房沒有CCTV, 不肯出㕔做家務,衫䃿穿半日就用洗衣機洗; 連內衣褲也入洗衣機同長老衫䃿一齊洗,晾衫用了50分鐘都未晾好。

from: http://www.blacklistshop.com

最慘係: 不幸用這中介公司,我喺中介個facebook page留言俾意見,得不到中介恊助之餘仲要俾中介騷擾同恐嚇,終於要被迫寫道歉信才肯放過我一陣,但之後仍在各大外傭群組惡人先告狀,把我和朋友的全名寫出來,更張貼我們的facebook戶口相片以作恐㬨及報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