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俊男懷疑喬裝成富家子弟,屢屢在網上結交女友,再私下狂碌女友的「公司信用卡」消費。

    俊男懷疑喬裝成富家子弟,屢屢在網上結交女友,再私下狂碌女友的「公司信用卡」消費。

  • 女事主Betty稱為處理卡數和報案,在倫敦待到去年8月才返港,之後更要看精神科醫生。面容消瘦的她說,希望自己的慘痛教訓能警惕旁人,不重蹈覆轍。(明報記者攝)女事主Betty稱為處理卡數和報案,在倫敦待到去年8月才返港,之後更要看精神科醫生。面容消瘦的她說,希望自己的慘痛教訓能警惕旁人,不重蹈覆轍。(明報記者攝)

【明報專訊】有女讀者向本報投訴稱,年前在英國工作時,於網上結交一名年約30歲的香港俊男,墮入愛河後,懷疑俊男先 開設空殼公司,並在她不知情下,替她申請大額的「公司信用卡」,然後冒名狂「碌卡」,令她最少損失逾20萬元。本報偵查後續發現,原來同一男子在港也曾使 用類似手法,涉嫌欺騙另一香港女子近100萬元卡數。換言之,有騙徒藉上述伎倆,連環在英港兩地騙財騙色。

倫敦結識 藉申附屬卡借走證件

有社工表示,這類騙財騙色個案,幾乎每兩日接獲一宗,但借成立空殼公司「谷大」信貸額,再借碌卡騙財的手法則屬首見。

有年近30歲貌似楊思琦的女事主Betty(化名)向本報投訴,2011 年8月在倫敦結識一名港男Chris(化名),該男子眉清目秀,自稱是退休法官之子,家住北角半山區,獨自在英打理公司生意。兩人交往數月,Chris開 靚車接送Betty,更贈訂婚鑽戒許下山盟海誓,女方一度以為自己覓得如意郎君。

好景不常,Betty察覺該男行為異常,包括在網上頻頻開設空殼公司,兼用軟件偽造財務證明。兩人同居數月,Betty寶貴的初貞也失掉。一日Chris以「申請附屬卡畀你用」為藉口,借走Betty的護照等身分證明文件。

揭發後報警 早離開英國

怎料,2012年1月兩人分手後,Betty在Chris留下的私人文件中,發現一張刻有女事主名字的美國運通「公司信用卡」影印本,和使用此信用 卡繳費的平治汽車租賃單據。Betty查詢後才醒覺,該卡在不到兩月已消費18,000英鎊(港幣20多萬元)。她立刻報警,但倫敦警方上門搜查 時,Chris早已離開英國國境。

記者翻查Betty被人冒名申請的公司信用卡的所屬公司,是由Chris 持有。原來,有人訛稱替女友申請附屬信用卡,實則擅自借女友名義,透過空殼公司替女友申請「公司信用卡」,因為「公司信用卡」的信貸額,每每高達數十萬 元,遠高於個人信用卡,最後騙徒私下狂碌女友的公司信用卡騙財,再金蟬脫殼,令女友揹上大筆卡數。

齊設空殼公司 另一港女負近百萬債

記者隨後調查Chris,發現一名叫Wendy(化名)的香港女子,於2011年5月曾和Chris在香港成立一空殼公司,而Wendy則於同年9月,即短短四個月後,突然辭掉董事職位。

記者根據董事住址資料,登門造訪Wendy位於銅鑼灣的寓所。Wendy應門見記者,面色大變,隨後的訪問中,Wendy表示,Chris曾在港以 類似手法,欺騙她的感情和錢財,事件對她和家人打擊很大,當時並沒有報警,在家人幫助下「硬食」一大筆債務。她說:「債務不到100萬元。」

銀行:空殼公司無力還債 董事免責

花旗銀行信用卡及無抵押信貸業務總監伍楊玉如說,萬一空殼公司無力替「公司信用卡」還款,銀行便會向持卡者追數,反而出任董事的Chris毋須負 責。律師黃國桐說,若有人利用空殼公司以這種轉折手法行騙,很可能早已精心佈局,故可輕易「甩身」,事主應及時報警,避免財務上的損失。

明愛向晴軒社工王翠珊說,類似「呃心又呃金」的案例,熱線每兩日聽到一宗。受害者往往先被人騙財騙色,再受到身邊人的指摘,遭受雙重打擊後,大多選 擇獨自埋葬往事,很難走出陰影。王翠珊建議年輕人交往時,要用更多時間了解對方背景,萬一不幸受騙,要及時找社工或心理醫生尋求正面輔導。

記者曾根據Betty提供的Chris手機號碼,多次聯絡及留言,但於截稿前尚未能聯絡Chris。信用卡公司運通回覆本報稱,有既定措施和程序偵查欺詐活動。

明報記者

http://hk.news.yahoo.com/%E4%BF%8A%E7%94%B7%E7%94%A8%E7%A9%BA%E6%AE%BC%E5%85%AC%E5%8F%B8%E9%80%A3%E7%92%B0%E9%A8%99%E8%B2%A1%E8%89%B2-%E6%93%85%E5%8F%96%E8%B3%87%E6%96%99%E7%94%B3%E5%85%AC%E5%8F%B8%E4%BF%A1%E7%94%A8%E5%8D%A1%E7%8B%82%E7%A2%8C%E7%99%BE%E8%90%AC-212133738.html